武汉首例校园贷判刑,校园贷是怎么来的背后黑手是谁?

2019-10-12 新亚网 新亚网整理
浏览

楚天都会报11月19日讯(记者吴昌华 通讯员杨槐柳 黄赤橙 王旭东)刚进校园的大一新生小杨,对付贷款只打仗过助学贷款,觉得贷款机构都像正规金融机构一样必定不会哄人,从此的遭遇就像做了一场恶梦——贷款5000元只得手4000元,为了还宿债借新债,短短2个多月,竟要还款5万多元。这些贷款公司每天追讨,他无法定心上学逃回通山县故乡,不意讨债人又追到他的故乡逼债,在墙上泼油漆,存心写下“死”字。

去年12月19日楚天都会报报道此事,引起武汉警方高度重视。武汉市委常委、市公安局局长李义龙专门组织研究案情,创立以经侦支队牵头的专案组展开侦查。警方发明,与小杨有雷同遭遇的受害者尚有10余名。两家公司打着校园贷的幌子,实际干着敲骗财打单的运动。在把握富裕证据后,警方将这个恶势力犯法团体一网打尽,犯科债务均被取消。

本年11月12日,洪山区人民法院对龚某、何某等5人恶势力犯法团体案做出一审讯断,5人被别离判处11个月至3年不等有期徒刑。据悉,该案是武汉市讯断的首起涉及“校园贷”的恶势力犯法团体案件。今天,武汉警方披露此案详情。

大一新生贷款5000元滚成5万多

19岁的小杨故乡在通山县,去年考入位于武汉市江夏区的一所职业学院。其时,小杨的父亲归天两年多,与母亲靠低保糊口,8000元学费申请了助学贷款,5000多元的学杂费是找亲友借的。

9月初的一天,小杨在校园里看到一张告白,写着“大学生消费平台小额贷款,利率低,额度高,操纵易,放款快”。刚进校园不久的小杨,觉得贷款机构都像正规金融机构一样,没想到就此掉进陷阱。

小杨拨打了告白上的电话。去年9月10日上午,一家叫“空想”的贷款公司业务员赶来给他办贷款,让他签字填表,办完后显示贷款总额为7800元,分12期还贷,每期还790元,每月1日下午2时前还款。

然而,贷款公司要求扣除“手续费”、“处事费”、“押金”等,小杨拿得手的实际只有4000元。从此,小杨给了母亲2000元还债,10月份还了一期贷款,11月1日下午2时20分,贷款公司来电称小杨过时违约,让他当即偿还剩余本息7900元,并另付2000元的“过时费”。小杨没钱还,贷款公司强迫小杨借新债还宿债,先容他找一家名为“爱分期”的公司贷款8000元。“这家公司先说只要2000元的处事费,拿到6000元筹备分开时,一名壮男让我返来,说还要2000元处事费和2000元押金,我最后拿得手的只有2000元。”小杨说。

去年11月26日下午,“空想”公司让他去消除过时记录,一进门便被要求还清全款,并加收2000元的“过时费”,共9900元。小杨基础没有钱还。“空想”公司让小杨继承贷款,胶葛到越日下午,小杨的母亲程密斯赶来,小杨终于“还清”9900元时,已辗转欠下“爱分期”等公司共5万余元。

武汉讯断首例“校园贷”恶势力案件,以敲骗财打单罪判处5人有期徒刑

小杨无心上学,与母亲回到通山,不断接到催债电话和恫吓短信。去年12月3日晚,一伙人开着面包车来到通山,在他们曾经租住的衡宇外墙上写下红字催债,存心显眼地写了一个“死”字。8天后,母子俩来到了武汉市洪山区珞南派出所报案。

本报报道越日警方端了骗子老窝

去年12月19日,楚天都会报报道此事,引起武汉警方高度重视。武汉市委常委、市公安局局长李义龙专门组织研究案情,创立以经侦支队牵头的专案组展开侦查。

武汉讯断首例“校园贷”恶势力案件,,以敲骗财打单罪判处5人有期徒刑

去年12月20日,专案组民警赶到“空想”公司,节制主要嫌疑人龚某。得知龚某被抓后,何某等其他嫌疑人闻而风逃。专案组紧紧盯住团伙成员的动向,先后奔赴荆门、杭州、上海开展抓捕。至本年8月2日,该案5名主要嫌疑人全部被追抓到案,犯科债务均被取消。

办案民警先容,该案两名主犯为龚某、何某,这两人2015年领会,都曾在贷款公司上班,常常有业务往来。去年7月份,龚某、何某在未取得任何放贷资质的环境下,合资租下广埠屯某写字楼的一间办公室,以“空想”公司的名义推销“校园贷”。两人商定,由龚某认真放款、收款;何某认真在校园内贴告白和催收,贷款主要针对大学一、二年级非武汉市户籍的统招类学生。除了小杨,受害的尚有10余名大学生。